云浮

有点任性的杂食

我爱梦想盛放时犹如花开一般青春美丽的容颜,我也爱梦想凋零时宛如花谢一般无奈叹息的沧桑。我只唾弃那蜷缩在温暖中的种子,恨他恐惧黑夜的降临不愿醒。

   为什么,不给它一次开花的机会?

评论